English

“老药新用”治疗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

信息来源:张江科技评论

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肆虐全球,生物医药受到格外关注,而此前火热的非酒精性脂肪性肝炎(NASH)新药研发却受到各种不利消息的影响,热度开始下降。对NASH这样一种发病机制复杂的慢性代谢疾病,新药研发必然是困难重重。

  “老药新用”是NASH药物研发的重要方向。虽然维生素E、二甲双胍、吡格列酮和他汀等抗氧化剂和调节代谢的药物没有明显的临床疗效证据,但经常被用于NASH的临床治疗。胰高血糖素样肽-1(GLP-1)激动剂和钠-葡萄糖协同转运蛋白2(SGLT-2)抑制剂是目前最被看好的可以重新用于NASH治疗的上市药物。这两类药物的共同点是可以有效控制血糖、改善代谢、降低体重。体重是代谢功能的一个综合指标,减肥手术证明:体重降低5%以上可减少患者肝脏脂肪含量,体重降低10%以上可以改善肝细胞纤维化。

  目前,多个GLP-1药物已进入NASH临床试验研究。诺和诺德公司的利拉鲁肽(liraglutide)正在开展Ⅲ期临床试验。2017年,索马鲁肽(semaglutide)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上市销售,因在糖尿病治疗和减肥中表现良好,为目前较好的GLP-1激动剂。2019年,吉利德公司宣布与诺和诺德公司合作开展法尼醇X受体(FXR)激动剂、乙酰辅酶A羧化酶(ACC)抑制剂与索马鲁肽联用的临床试验。杭州先为达生物公司开发的GLP-1激动剂XW003在澳大利亚人群中进行了检测。相比索马鲁肽,XW003展示了更佳的减肥效果,杭州先为达生物公司计划对XW003开展NASH临床试验。值得一提的是,可以口服的小分子GLP-1激动剂如礼来公司的OWL833和辉瑞公司的PF-06882961都已进入Ⅰ期临床试验。全球至少有5个SGLT-2抑制剂已经上市,其余的正在开展NASH临床试验。SGLT-2抑制剂卡格列净(canagliflozin)可降低78%的脂肪含量,有效改善炎症。类似的,SGLT-2抑制剂达格列净(dapagliflozin)也展示了治疗NASH的潜力,目前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其他“老药新用”的例子包括:抗HIV药物CCR2/CCR5双重拮抗剂cenicriviroc,目前处于Ⅲ期临床试验,与FXR激动剂的联用处于Ⅱ期临床试验;一些常见药物的类似物,如抗哮喘药物孟鲁司特的类似物泰鲁司特(tipelukast)、高血压治疗药物依普利酮的类似物阿达帕林(apararenone)以及低剂量阿片受体拮抗剂纳曲酮(naltrexone)等也都进入临床试验。


“老药新用”策略对患者而言是好消息,却给开发各种新靶点的制药公司带来了“威胁”。一旦这些老药的安全性得到证明并获批上市,NASH新药的临床设计可能要发生变化,新药获批的门槛也必然会大幅提升。从商业的角度来看,这些老药的类似物或者仿制药将会很快进入市场,带来价格上的竞争。

  谢雨礼,微境生物医药科技(上海)有限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

  文/谢雨礼

本文来自《张江科技评论》


联系我们